全部

莫拿青春“毒”明天——一名吸毒研究生的自白

来源:新周口客户端

作者:

2020-06-23

小强接受记者采访

□记者 陈永团 彭慧 文/图

从大山走出来的小强(化名)是昆明一所大学政治学院的研究生,然而,美丽的春城却成了他噩梦开始的地方。大学期间,由于交友不慎,他感染艾滋病。彷徨之时,他又染上毒瘾,从此,他的人生黯然失色。在“6·26”世界禁毒日到来之际,记者在周口市强制戒毒所见到了小强。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的禁毒学员马甲,你很难把小强和毒品联系在一起。面对采访,他冷静地说:“吸毒不仅让我的精神和肉体受尽折磨与伤害,还耽误了美好前程、浪费了大好青春年华,更让我亏欠了父母和所有关心我的人。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看到我的故事,并以我为戒,远离毒品、珍爱生命。”

一口“水烟”改变人生

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在很多人眼中,我一直是一个乖巧懂事,努力上进的人。从小山村出来后,我一路披荆斩棘,考上大学,读研究生,拥有许多人羡慕的前途。我也确实觉得自己会一直努力上进,有朝一日回报父母、回报社会。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“坏人”,更未料到自己有一天会身陷囹圄。可这一切来得太快,以至于到现在我都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。

2017年,相爱的“恋人”意外离世,几个月后,我被确诊感染艾滋病。我不敢相信这一切会降临在我头上。我不敢同身边任何人说,小心隐藏、伪装,装作啥事都没发生。久而久之,我觉得自己像是做了坏事的贼,其实,我只是不想让身边的亲人承受同样的痛苦罢了。那段时间,要忙着写毕业论文,同时还要准备博士入学的各项材料,事务繁杂,千头万绪。期间,我甚至想一头扎进滇池里喂鱼。但面对死亡时,我还是恐惧的,一方面是舍不得父母、亲人、朋友,另一方面是不甘心,可能人就是这样矛盾吧。

春城的冬季十分温暖,校园里那条熟悉的路上,不时飘出悠扬的旋律。天心、湖面、红墙、白砖,昏黄的灯光渐暖,我眼里弥漫着这座城市的流光。但是眼前这一切,似乎都不属于我,孤寂、清冷,世界于我而言是如此陌生。

2018年初,在一个酒吧里,我认识了一个“朋友”。其后数日,我把许多不敢和家人、朋友说的话,向他倾诉。他也总是能很好地开导我。2018年3月的一天,他邀请我去他家吃饭,并介绍了几个人给我认识。酒过三巡,他问我要不要来几口“水烟”提提神,我说不抽烟。他说没事的,大家都抽。当时我意识到了那个“水烟”就是冰毒,但那时的心境和环境让我无法拒绝。善恶往往都是一念之间的事,天堂和地狱其实只是一墙之隔,我自负的以为那是最后一次,可后来证明我错了,人的大脑在进化中,早就习惯了那些可以带给它满足感和愉悦感的东西。

戒毒所里后悔莫及

冰毒带给我短暂愉悦的同时,也让我深陷痛苦而无法自拔。我再也无法集中精力看书、学习、思考,就连完成研究生阶段的毕业论文都很吃力。以此同时,抗病毒疗法也不甚理想,我的情绪开始不稳定。无奈之下,我只能放弃深造的机会。我至今都忘不了导师那惋惜的神情,可我不敢跟他坦白我所干的这些事和我的病情。于是,我离开了那个我生活了多年的城市。

我以为离开之后,一切都会重新开始,可以远离毒品。但不管我怎么努力,毒品就像魔鬼一样,伴随着我。随着数次自戒失败,我认为自己这一生也就这样了,这兴许就是我的命运,要是死了,也就解脱了。

2019年,我到一家公司上班,后被选派到豫东一个县城工作。在一次吸毒时,我被办案民警当场抓获。当办案民警把我送来强制戒毒时,我的内心十分复杂,一方面是恐惧,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;另一方面是愧疚,我不仅辜负了养育自己多年的父母,教育自己多年的师长,更对不起自己曾经在党旗下立下的誓言。在市强制戒毒所里,一位办案民警语重心长地劝了我很长时间。其实,我不怪办案单位,在被强制戒毒之前,他们是给了我机会的,只是我没有抓住罢了。

在第一次会见时,隔着戒毒所里厚厚的探视窗玻璃,我看到父亲凝重的身影,母亲哭红的双眼,亦如当年送我求学的情形。父母在花甲之年,还要承受这样的痛苦,为人子者,是为不孝,我这几十年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?周口市强制戒毒所的领导、管教以及工作人员,对我都十分照顾,我能感受到他们确实想挽救我。他们所讲的话几乎是字字珠玑,那种感觉就像是身处溺水边缘,有人愿意向你伸出救命稻草,所以,在这里我要感谢他们。

有一种醒悟叫痛改前非

吸毒,到最后只剩孤独。

当时的我,只想着让自己快乐,而不考虑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,忽略了亲人的感受。看到亲人为我流泪,为我痛不欲生,我却麻木不仁。

是的,那个时候我深受毒品的诱惑并被牢牢牵制,它对我的中枢神经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,让我的记忆力下降,以至于我的许多回忆总是断断续续。但是,这些残存的画面已经让我后悔至极。静下心来的时候,我常常在想,如果我没有触碰毒品,我应该会有一个美好幸福的生活。

其实这世上并不存在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有人为你负重前行罢了。人生在世,谁不是将苦难化作前行的动力,艰难往前。正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许多年轻的“逆行者”,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人筑起一道“长城”。而我,身为一位知识分子,本应该用自己所学去造福社会,奉献他人,但却置国家法律于不顾,以身试法, 幼稚至极。

我要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。从现在开始,我会严格要求自己,加强自控能力,用实际行动让那些关心我、爱我的人看到希望。

[责任编辑:牛勇威]

万博电竞官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周口24小时